365备用

《水力发电与地质灾害》科普论坛 科学揭示水电

栏目:365体育在线编辑:365备用时间:2019-04-24浏览次数:

导读:中国网讯 2017年5月12日,在全国防灾减灾日到来之际,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中国大坝工程学会在华北电力大学举行了《水力发电与地质灾害》科普论坛。论坛由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

  中国网讯 2017年5月12日,在全国防灾减灾日到来之际,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中国大坝工程学会在华北电力大学举行了《水力发电与地质灾害》科普论坛。论坛由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会长张博庭主持,邀请水电和地质方面的专家,介绍一些在地质减灾方面比较新的科研成果,和对水电影响较大新的学术观点。

  华北电力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和北京能源发展研究基地主任王伟表示,近年来,在全国气候变化和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情况下,自然灾害损失也不断增加,重大自然灾害乃至巨灾时有发生。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地质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占自然灾害损失的20%,直接影响人民生活,制约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因此研究地质灾害的发育发布规律、防止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对广大青年学生进行地质灾害的科普教育,具有重要价值和深远意义。

  关于自然坝的消能减灾作用,清华大学教授王兆印主要介绍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河流下切和自然坝的形成;自然坝和阶梯深潭系统消能减灾的机理;人工模拟自然坝消能结构的消能减灾效果;西南河流阶梯坝群消能减灾及生态保护方略。

  王兆印强调,消能是水流势能和动能转化为湍流能和热能的过程。如果没有消能结构,山区河流的高能量会冲刷河床和河岸导致灾害。如果自然坝发育良好的消能结构,水量能量绝大部分被消减,堰塞坝可以长期保存并减少新的崩塌滑坡灾害。

  王兆印指出,模仿自然坝消能结构可以控制下切减少地质灾害,消能应该成为防控地质灾害的主要战略思想。类似于自然坝,西南坝群可以把水流能量转化为电能,剩余能量人工消能结构消减,具有一定的减灾的作用,引水发电造成生态灾害,串糖葫芦梯级开发有利于稳定河床消减和地质灾害。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院徐泽平介绍了美国Oroville大坝事故。他表示,因为这个在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故,在业内和新闻媒体上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的媒体说美国最高的大坝要发生溃坝了,20多万人都转移了。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徐泽平强调,水电开发中的水库大坝是科学减灾的重要手段,它关系到防洪安全、供水安全、粮食安全,而且关系到经济安全、生态安全和国家安全,大坝的安全实际上关系到方方面面,所以科学的大坝安全管理对于国家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高坝大库的安全管理是一项非常细致的工作,不能有一丝疏忽,在大坝安全管理中也要特别重视地质问题,而且要对每个高坝大库,建立切实可行的应急抢险预案。

  徐泽平指出,像美国Oroville大坝就是管理上存在一定的问题,跟美国最近这些年在基础设施投入减少也有一定的关系。全球气候变化对目前大坝安全管理的形势也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在演讲中强调,水库本身并不是造成地震的原因,水电工程建设具有地质减灾的作用,水电工程建设不仅不是地质灾害的原因,反而具有地质减灾作用。

  王亦楠表示,数据显示,三峡水库一共392亿立方米,分布在100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上,平均每平方米承受的重量只有30多吨,每平方厘米的承压强只有3公斤多,还不如一个载重汽车的轮胎对地壳压力大。高楼大厦上百层的都没有压出地震,怎么水库就压出地震来了?水库诱发地震不属于人工地震。

  关于泥石流、滑坡的问题,王亦楠介绍,根治泥石流、滑坡等地质灾害的关键就是消能。水库蓄水期集中释放了潜在的滑坡体,相当于提前引发出来免疫的过程,把未来若干年要形成的大滑坡进行免疫。比如说,三峡1985年曾经发生过一个大滑坡,但是三峡蓄水以后地质灾害也进行长期观测,都是蓄水池蓄水初期导致的问题,只是将潜在滑坡地释放出来,不会再出来1985年那样的大滑坡了。另外一个效应就是,三峡水坝提高100多米,即使出现原来无法承受的滑坡,也不会影响大坝安全。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院士、教授级高工陈祖煜谈了地质灾害防治研究的十年回顾,这个十年指2008年汶川地震,讲到汶川地震影响地区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

  陈祖煜表示,三峡大坝天然的地质特点,可以修一个非常高且安全的大坝。三峡水库开始蓄水时,三峡电站、三峡水库要经受滑坡、泥石流的考验。在科学、严谨的大坝安全管理下,三峡大坝的安全是放心的。三峡库区有历史记载的800多年,滑坡、泥石流频繁发生,大坝的修建可以大大减轻灾害损失和人员伤亡。关于堰塞湖在汶川地震中的作用也做了讲述。

  关于美国Oroville大坝,陈祖煜强调,Oroville坝的设计理念没有一点问题,现在的设计方面也做了很多改进,风险控制方面已经远远超过当年的水平。并不是说现在的大坝没有风险,但是有更高层次的风险管控,还在做更多的努力。 这种事情放在现在的中国没有一点问题,不会是被动局面。

  关于小水电的串和大水库的分歧,张博庭解释,实际上这是小生态和大生态的问题。从小生态来讲,建水库对鱼类或者某些特殊物种来说有影响必须承认的。大生态就是人的生态,人的问题怎么解决,人怎么能够防洪,人怎么能够解决干旱问题。从人的生态来讲大水库是最重要的生态保护,解决的是水资源矛盾。全球人口增长的同时,人类需求也急剧增加。不满足人的需求会产生生态灾难性的问题。以三峡为例,从历史上看,三峡库区三几年的时候洪水死十几万人,1954年的时候洪水死两三万认,1998年的时候百万居民抗洪救灾时死亡1700多人,2000年之后一个人没死。

  陈祖煜补充强调,长江三峡惟一的一个生态影响就是对回游性鱼类的影响,有权威专家表示,对长江鱼类减产影响最大的,主要是滥补、滥杀、挖沙等等。

  张博庭对论坛总结表示,各位专家都有自己很多的创新思想,收获非常大。地质消能减灾是一种理论上的创新,也是一种新的学术观点。水电是最有效的减灾方式,消能理论能一定程度上转变大众对水电的偏见。

  张博庭指出,Oroville大坝事故和消能有直接关系,如果正常发电这个水库非常安全,因为把能量转化成电力了,如果不发电,泄洪的时候非常危险,不光是Oroville大坝危险,所有的大坝泄洪时间长都危险。实际上就是要靠结构把能量消耗掉,才能不对边坡产生破坏,一旦结构消能不利就会出现大问题,Oroville大坝说明这个问题。

  张博庭强调,现在国外一些舆论都在说美国在拆坝、中国为什么还在建坝?Oroville大坝应该说是拆穿了美国拆坝的炒作。美国的垦务局局长说过,美国拆的坝都是废弃的、失效的小坝,有用的坝一座都没拆过,而且决不会拆。(郑丽娟 杨婷)365备用网址

    广告位
    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