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备用

《天上的菊美》蓉城首映散文一样的美让人落泪

栏目:情感编辑:365备用时间:2019-05-24浏览次数:

导读:相较于其他主旋律影片,《天上的菊美》在影片的形式和表达上,更有新意和突破,摆脱了以前主旋律影片的固有模式,在使影片情节内容更加贴近老百姓的基础上,在影片的艺术表现

  相较于其他主旋律影片,《天上的菊美》在影片的形式和表达上,更有新意和突破,摆脱了以前主旋律影片的“固有模式”,在使影片情节内容更加贴近老百姓的基础上,在影片的艺术表现形式上也是充满了诗意,视觉上的美感更是冲击着观众的眼球。在昨日的首映式上,数百位观看电影的观众都深深陷入了故事剧情中,当儿子出生,但因为工作无法回家看望,菊美只能面对大山呼唤;当工作调动离开龙灯乡,牧民格朗大叔拉住菊美不舍的拥抱……影片中深切的情感和散文一样的美让现场数百位观众感怀不已,潸然泪下。

  昨日,以四川省优秀员菊美多吉的先进事迹为蓝本创作的电影《天上的菊美》在成都峨影1958影城举行了隆重的首映式。该片编剧导演苗月与主创阿旺仁青、陈瑾、巴登、何训有、降央卓玛以及著名作家阿来、洁尘等出席了此次活动。这个英年早逝的藏族基层干部有着高原阳光般的热情。因此,该片采用诗意和写实相结合的拍摄手法,让菊美多吉充满活力的阳光形象通过大银幕呈现给观众。明日,该片将在省内全面公映,并将作为全国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教材在全国放映。

  作为国内第一部反映藏区基层民族干部工作和生活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天上的菊美》以菊美生前的先进事迹为蓝本,真实、感人地向观众娓娓道来一名优秀的员怎样带领藏区人民改变藏区的物质和精神文化水平。昨日《天上的菊美》的首映礼上出现了一位特殊的观众,菊美多吉的妻子昂旺巴姆。2012年5月18日,甘孜州道孚县瓦日乡原党委副书记、乡长菊美多吉在开了2个村大会、走访了10多户村民后深夜返回宿舍,因劳累过度于次日凌晨突发脑溢血去世,年仅33岁。2年后的5月18日,《天上的菊美》首映,让昂旺巴姆现场感动落泪。首映礼上,片中扮演菊美多吉的阿旺仁青代表剧组为她献上哈达,表达敬意。菊美多吉的精神深深感动了阿旺仁青、陈瑾、巴登等主创人员。

  相较于其他主旋律影片,《天上的菊美》在影片的形式和表达上,更有新意和突破,摆脱了以前主旋律影片的“固有模式”,在使影片情节内容更加贴近老百姓的基础上,在影片的艺术表现形式上也是充满了诗意,视觉上的美感更是冲击着观众的眼球。在昨日的首映式上,数百位观看电影的观众都深深陷入了故事剧情中,当儿子出生,但因为工作无法回家看望,菊美只能面对大山呼唤;当工作调动离开龙灯乡,牧民格朗大叔拉住菊美不舍的拥抱……影片中深切的情感和散文一样的美让现场数百位观众感怀不已,潸然泪下。

  来自西藏自治区线后”演员阿旺仁青毕业于上戏,不久前凭借《西藏天空》获第15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新人男演员奖。此次出演身边的英模人物,他说既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幸运。阿旺仁青激动地说:“这样的经历太可贵了。人生没有几次这样的机会,我非常珍惜,也很荣幸。”

  剧组取景全是在菊美多吉生活工作的道孚县,为了还原真实生活,几乎没有搭景,全是在主人公生活过的家中、办公室、村庄等实地拍摄。为了更好地贴近人物,在电影开拍前,阿旺仁青特地来到菊美多吉生前工作的道孚县龙灯乡体验生活,“我和他生前的同事同吃同住一起工作,一起骑马、徒步探访牧民家,观察他们平时是怎样工作的,怎样帮老百姓解决问题的。我们一起生活了一周时间,他们对待百姓像亲人一样,就像是亲戚帮亲戚,以心换心。”他也相信这部电影能够引起更多观众的共鸣:“他是这个时代的英雄,电影其实是在讲人性,我在演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因此并不会不主流或者和观众之间有代沟。”

  影片充满了爱情、亲情、民情的描写,充满了艺术性同时生活气息浓郁。影片中,菊美对爱情的渴望和追求,直率、阳光、炙热,充满了个性色彩;而他与姐姐的亲情却又是静水流深,朴实感人。无论是生活中还是银幕上,陈瑾的形象一直是长发及腰,而此次在片中扮演菊美的姐姐,她为角色“大变脸”。进组第二天,陈瑾在化妆室里就剪断了长发,留了一个板寸头。陈瑾说:“影片里的每一个镜头都让我回忆起当时拍摄的点点滴滴,我热爱那片土地。菊美的人生让我觉得无怨无悔。”巴登老家是与道孚相邻的陆河县,此次出演该片他还自带服装。他说,演了这部电影更加佩服少数民族地区的基层干部,高原山区工作条件艰苦,“他们骑马、徒步,不顾小家为大家,他们任劳任怨,青春奉献,用辛勤的工作,让牧民们感觉天塌下来都有党员干部顶着。”

  2013年6月18日,《天上的菊美》正式开机。该片制片人唐建回忆说:“虽然6月的成都人们还在穿着短袖,但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披上了厚厚的军大衣。高原气候变幻莫测,导演、主演以及不少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带病工作,以至于最后和医院的医生都逐渐地熟络了起来。”为了应对当地变幻莫测的天气,导演苗月决定把每天的拍摄计划机动安排,针对阴晴雨雾四种天气情况都做了详细的安排,确保无论天气如何变化,都有按计划拍摄的镜头,不浪费一天的时间。

  虽然拍摄追求真实,但在艺术表现上,该片充满诗意。高原的阳光和养眼风光让每个空镜头都像一幅画,为了追求视觉美感,剧组还特邀欧洲特效团队用FLYING-CAM高科技设备航拍了5天。在影片拍摄过程中,剧组成员也经历了不少生死关头。在从石棉到海螺沟的路上,剧组的车被山上的飞石砸破了挡风玻璃,但为完成影片拍摄,尽管前路充满危险,上有飞石,侧有悬崖,但剧组人员毅然向前赶路。为拍摄最美的风景,以诗意的风格展现菊美多吉壮美人生,剧组深入高原山区。进出山路崎岖坎坷,剧组的送餐队伍需要提前四五小时准备好饭菜,待饭菜送到拍摄现场都已冷冰冰……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剧组上下齐心协力一心拍好电影。最让剧组感动的是,拍摄期间,需要当地牧民客串群众演员,当他们听说电影是为了宣传他们敬爱的菊美多吉乡长的先进事迹,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参与拍摄,为影片出一份力。

  影片的讲述从菊美多吉那辆很旧的吉普车开始,他33岁的人生是在那辆车里结束的,这是一个黎明,早晨的阳光明亮而清新,有些炫目,菊美多吉的声音把观众带到属于他的人生场景中:求学、求婚、履职……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生经历却打动人心,感人至深。

  该采用什么样的视点来讲述菊美多吉的人生?带着这样的思考,该片导演、编剧苗月在菊美多吉生前工作、生活的地区进行采景、体验生活,采访菊美多吉生前的同事、家人、干部和群众,拍摄近千张照片,为剧本创作提供坚实的基础。高原美景、康巴汉子,曼妙的音乐、诗意的影像镜头,苗月决定用大写意与大写实的结合,用诗意的影像展现菊美壮美的人生。她说:“用诗意的情感来映衬真实的有质感的生活,让大写意的情感踏踏实实落在地面上,接最真实的地气,让观众真真切切感受到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物,感受他的生活、感受他的情感,感受他的生命激情。”

  影片主要从三个阶段展现菊美多吉的人生经历和履职经历,影像风格与故事情节、人物成长形成了统一。第一阶段,二十岁的菊美多吉刚刚当上乡干部。在高原深处的扎坝大峡谷,菊美多吉骑着摩托车在山路上奔波,阳光中裹着飞扬的尘土,工作起来干劲十足。与此对应,第一阶段的影像基调像早晨的太阳,清新明亮,绚丽多彩,如诗如画。让观众充分感受到菊美的青春与阳光。第二个阶段,随着工作的调动,菊美多吉来到了龙灯大草原,工作环境从大峡谷到了高海拔的牧区,这是菊美多吉人生责任最重、最忙碌、压力最大的阶段,而此时的影像基调犹如正午的阳光,炙热、炫目、分明,体现这个成熟男人的热度和力度。他用最温暖的情感和最执著的坚持,帮助和说服群众理解并且落实党的惠民政策。而第三个阶段,菊美多吉再次调回扎坝大峡谷的瓦日乡工作。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菊美多吉,担当的依然是乡长的职务,但是职责更重要。这个阶段的菊美多吉,体现着鲜明的党性,坚定的政治立场,丰富的工作经验,强大的工作能力。这个阶段的影像基调仿佛黄昏时分的高原,魅力而深沉,对应着他最深沉、最奔放的人生乐章,最终在最激情的踢踏舞蹈的音乐声中完成人生谢幕。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卫昕 报道

365备用网址

    广告位
    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